fbpx Skip to content

寂寞的衛生棉條


寂寞的衛生棉條 李性蓁 (20050902)

二、三十年過去了,衛生棉條卻還是只有一個品牌。難道,它們除了讓女性使用之外,只等著幫男孩子塞住鼻孔,好止去打架流出的鼻血嗎?

雖然在求學過程與工作經驗裡,走過許多所謂位於時代尖端的城市,卻沒有一個地方像台灣這麼令人感到自在隨意。我眼睜睜看著這個島嶼的改變,它的面貌逐漸多樣化了,我不知道生活在台北以外的台灣人感受如何,起碼在台北,我可以去紅樓、台北光點、中山堂之類翻新地方玩耍看表演,甚而沿著淡水河道,也有自行車道延棉過紅樹林間看招潮蟹賞侯鳥,這是過去不能享受到的變化。

出國開會時,我發現台灣女性在職場的地位並不差,日常生活的性騷擾也似乎不常見,即便男性們在女人眼裡永遠進步得不夠快,但也差強人意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為什麼生活在一個這麼「國際化」的都市,商店裡的衛生棉條從我中學開始,到現在二、三十年過去了,卻還是只有一個品牌?

衛生棉條早在一九二九年,便由一位美國醫師Earle Haas發明,一九三六年正式上市,歐洲方面則由西德一位女醫師於一九五○年發展推出,早已是項新產品了,但眼看著台灣的衛生棉有了翅膀,染了多彩顏色,散發出了香味,面對櫃子起碼有數十種選擇,然可可憐憐縮在一邊的衛生棉條,似乎還停留在希臘女人以麻布綑綁木條的代替品的時代,毫無進化。

過去死黨們出國帶回來的禮物多是台灣尚未發行的保養品、丁字褲、減肥藥等私密物品,現在每回出國,我被託帶的卻是大包小包方便可愛的衛生棉條,雖然曾在過海關時被抓去開箱檢查,乍時迸出整箱衛生棉條,尷尬到不知如何解釋,可是台灣沒有賣嘛!

台灣這二十年來改變何其快速,為什麼對於這麼基本的女性用品,卻停滯不前呢?

在紐約、在巴黎、在東京,衛生棉條於超級市場中的面積比例已經和衛生棉差不了多少,其多樣化更是令人眼花撩亂。比起來,台灣唯有的手指塞入式簡直是史前時代的產物,我找遍了所有可能進口衛生棉條的個人用品商店、藥房、百貨公司,還是只有那一百零一種原始的塞入式棉條,頂多再多一種稍微進化一點點的,差不多落魄的紙片式導管型衛生棉條。

或許有人說,噯,東西方性觀念不同嘛,可是為什麼我在大陸青島、北京、上海的屈臣式裡,都能看見輕便舒適的注射式棉條呢?

近來看見不少女藝人對剖腹生產發表理由,是「為了將來丈夫的幸福」,我不知道這是否有醫學根據,該不會不少台灣女性也迷信著,使用棉條與性生活的相對關係吧?

總之,我還是不明白,任何商品都可被吵得熱騰騰的台灣,唯獨衛生棉條一直這般的孤獨。難道,它們除了讓女性使用之外,只等著幫男孩子塞住鼻孔,好止去打架流出的鼻血嗎?

轉錄自中國時報 人間咖啡館三少四壯集

分享到:

推薦文章

妳/你也認同「月經一姐凡妮莎」的理念嗎?
來看看她設計的「凱娜賦權在己」禮盒吧!內有7種生理用品相關商品,是送給經期來潮女性最實用的禮盒。
嗨小紅專屬折扣碼,送給來逛部落格的您,購買此禮盒,輸入折扣碼「NEW8」可享會員價再 8 折,現省 $640 ♥